2019年11月3日

思鲁曼:美巡系列赛助我的高尔夫生涯更进一步

美国球员特雷弗·思鲁曼在上赛季的美巡系列赛-中国年度奖金榜排名第二位,他已经开始着手为2020赛季光辉国际巡回赛做好准备了。这位曾征战两个赛季美巡系列赛-中国的球员,是美巡赛“老兵”杰夫·思鲁曼的侄子。在转为职业球员后,特雷弗·思鲁曼也期待能沿着叔叔的步伐,一步一步获得成功。

在我小的时候,我和我爸爸打过一两次高尔夫,但我真正开始学习这项运动是在13岁,对于有人从事这项运动的我的家庭而言,这个年龄算晚的了。

我其实网球打得很好,我曾一度想坚持这项运动,并有着NCAA级别的水准,但我不知道如果我走职业道路的话是否能获得成功,只是我真的想打大学网球。

在我13岁时的夏天,我的脚受伤了,医生说即便我的脚伤痊愈,我也不能再打网球了,所以我想自己应该做一些转变了,自此之后我开始打高尔夫。

我的父亲一直想让我走高尔夫这条道路,但他从未强迫过我,回首过去,我走上高尔夫这条道路可能是命中注定的,我开启了这项运动的生涯。

家里从未对我在高尔夫运动上有任何过高的预期,因为我开始从事这项运动的时间比较晚,但我知道,因为我叫思鲁曼的缘故,以至于在高尔夫的圈子里有一些名号,但我并不太看重这些。

罗切斯特地区的高尔夫球协会有很多会员,从这里开启我的青少年高尔夫生涯感觉很酷。我的整个童年中的感恩节、圣诞节等都是在学院度过的,我的妈妈将我们的房子在五年还是六年前给卖掉了。

我的父亲经营着饭馆和酒吧的生意,现在他只剩下一间餐馆了,在我青少年时期,他有五家餐馆呢。

有时间的时候,我也会去父亲的餐馆帮忙,我会清理桌面以及为客人服务,我做了两年时间,之后我就去上大学了,没有再做过。

我的姐姐一直在餐馆和酒吧里面工作。我的妈妈不太打理这些事情,她通常都是读一读书,看一看电影,喝点茶,我很喜欢她的生活方式。而我的姐姐则更像父亲,她现在负责管理餐馆的事宜。

2003年的时候,我得到了很多美巡赛球员的照片,我对此视若珍宝,因为我叔叔的关系,这是我第一次与美巡赛近距离接触,一个10岁的孩子能够跨过安保人员看到如此多的球员,这对我而言令人难以置信,我和吉姆·福瑞克进行了合影,我也有菲尔·米克尔森的照片。

在我高中的时候我首次低于70杆,当时我17岁,但我在高中毕业时没有得到任何大学的征召,不过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教练马克叫我7月的时候拜访他们学校,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。

我在大学四年期间打过很多比赛,当我离开校园之后我便转为了职业球员,之后我在美巡系列赛-中国的赛季于年度奖金榜排名第二位。

我是如何决定来到中国比赛的?我和约瑟夫·古内尔曼是老相识,我从脸书上看到了他在中国比赛的消息,于是联系了他,他告诉我他在参加美巡系列赛-中国,并说服我也一道来到中国比赛。

当我首次来到中国的时候,我真的很喜欢这里,这里的安保是如此出色,在晚上你可以随意外出,当我们在城市中漫步的时候,能看到大群市民,我从未感到过危险,并且每个人都表现的十分友好。

2019赛季我在光辉国际巡回赛打了两场比赛,全没能晋级,因此在重排位的情况下我只能通过周一资格赛争取正赛名额,所以我考虑再次回到中国,再次角逐美巡系列赛-中国我的状态出来的很早,在前三站比赛中我分别获得了第五名、冠军、第10名的成绩,当时我就想,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现在是休赛期了,我没有打太多高尔夫,有时候我会打9个洞,在我休假归来之后,我将开始准备12月光辉国际巡回赛资格考试的事情,看看自己是否能得到更多参赛资格。

我的叔叔一直给予我很多帮助,这很棒。在美巡系列赛-中国,我获得了奖金榜排名第二的位置,在这里我能打更具侵略性的高尔夫,我不用担心什么,因为我有一个表现出色的赛季。去年我没能在关故事国际巡回赛上获得成功,今年,我想要再次进行一番尝试。